首頁>本刊特稿

道法自然

2019-10-21 14:32:00 來源:今日中國 作者:李清泉 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

    中華文化中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這里的法便有“效法”“遵循”之意。人類通過對自然萬物的觀察,一方面獲得自然的規律,不斷地擴大自己的生存空間,后來發展成為科學和技術;另一方面獲得生命的啟悟,明白人生的價值和意義,從而構筑了一套滿足人類社會需要的哲學和思想體系。 

  比如,孔子站在大江邊上,面對滾滾東去的江水,一聲嘆息:“逝者如斯夫”。它的啟示是:一個人一定要珍惜青春,去努力奮斗,正所謂“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。” 

  同樣是站在水邊,老子面對黃河,卻得出了另外的啟示:“上善若水,水利萬物而不爭。處眾人之所惡,故幾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淵,與善仁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唯不爭,故無尤。” 

  老子一生研究“道”的問題,當他看到滾滾的黃河水沖出大山的時候,他突然感受到,它生養了萬物,而不據為已有,這正如同水,萬物生長離不開水,入江行舟船,出岳潤桑田,但是居功而不居高,處上德而居下位。于是提醒世人一定要學習水謙遜而有力有為的品德,并列舉了水的七種品德: 

  一是居善地。在天上,我是云,在地上,我是水。夏天我飄落為雨,冬天我飄灑為雪。暖時我可以縱橫萬里,寒時我凝而待春。在低處,我獨仰蒼穹,賞而不妒;在高處,我俯瞰蒼生,尊而不臨。在自然的常態下,沒有哪一種物質像水這樣多變,這樣有適應性。所以,一個人不管在一種什么樣的境遇下,都要能夠除卻尊卑之心,貴賤之辱,保持一種良好的心態,只有這樣才能夠奮然前行。 

  二是心善淵。海中有山,湖中有島,河內有洲,池內有藕,萬物皆可入水,這是水的胸懷。所以,做人做事要有氣度,心里能裝得下是非。心大了,什么事都小了,心小了,什么事都大了。正如清朝名臣林則徐作的一幅對聯:“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。” 

  三是與善仁。水滋養了萬物,卻不求回報。而一個人做了好事,也必須要心懷大愛,謀求回報的德行就不是真正的德行了。這正如做慈善,心里有愛則為之,無愛則棄之,切不可打著慈善的幌子而心懷謀名利之心。 

  四是言善信。在沒有玻璃鏡子和銅鏡之前,古人一般是對水梳裝,用一個黑的陶盆裝一盆水,水放平之后,就能夠清晰地照出人的樣子。水從來不歪曲人,這就是水的信。而人世間最基本的品德便是誠信,孔子講:“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”“民無信而不立”。無論是立住國家還是立住社會,誠信都是一個民族基本的道德底線。 

  五是正善治。孔子講:“政者正也”,執政最核心的便是自身要正,要一碗水要端平,無論做什么事,都要有公平之心,心平了,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在古代,水便是公平的象征,我常稱其為“水平”。中華民族最偉大的社會理想便是八個字:“大道之行,天下為公。” 

  六是事善能。水看上去似乎非常溫柔,但是,無論多么堅硬的東西都能夠被水所穿透,正所謂“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”,這就是事善能。正如后人所總結的:“古今成大事者,不唯有超世之才,亦有堅韌不拔之志。” 

  七是動善時。即看清事態,因時因勢而動。《孫子兵法》中講:“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敵而制勝”“水避高而趨下,兵避實而擊虛”,都是強調兵家必須要效仿水的運動狀態,要因時因勢而動。孫中山先生也講:“世界潮流浩浩蕩蕩,順之者昌,逆之者亡”。所以,無論一個人、一個團隊還是一個社會,都必須對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有一個充分的認識,只有這樣才能做出一個科學高效的頂層設計。 

  由此可見,儒道兩家的圣賢面對水,補足了精神,補足了智慧,補足了品行。其實西方的很多古代圣賢,同樣是受水的啟發,而催生了對宇宙的認知,對生命的認識,這便是道法自然的力量。 

  然而,面對不斷現代化和社會化的人類,我們離自然越來越遙遠了。正因為如此,在現實生活中有一種反常的現象,雖然我們的書讀得越來越多,知識學了一大堆,但是,心性卻變得越來越浮躁,認識問題越來越自我,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人少了自然之氣,缺少了生命的厚重感。 

  而當我們有了“天人合一”和“道法自然”的情懷,把我們的生命融入自然的那一刻我們才真的長大了,生命和自然也有了它的意義和歸屬。 

分享到:
下一篇 責任編輯:

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

微信號

1234566789

微博關注

Copyright ? 1998 - 2016

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| 京ICP備:0600000號

湖北11选五技巧